<cite id="pzxnf"><video id="pzxnf"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pzxnf"></cite>
<var id="pzxnf"></var>
<cite id="pzxnf"><video id="pzxnf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pzxnf"><video id="pzxnf"><menuitem id="pzxnf"></menuitem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pzxnf"><strike id="pzxnf"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pzxnf"></cite>
<cite id="pzxnf"><span id="pzxnf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pzxnf"><video id="pzxnf"><menuitem id="pzxnf"></menuitem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pzxnf"><video id="pzxnf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pzxnf"><video id="pzxnf"></video></var>
您好!歡迎來到官方網站!

鋼管去產能要短長并舉 山東鋼管行業何去何從

鋼管去產能要短長并舉 山東鋼管行業何去何從

被列為2016年經濟工作五大任務之首的去產能工作正在推向深入。 
  日前,鋼管行業兩大巨頭武鋼股份、寶鋼股份雙雙發布公告稱,兩家公司的控股股東武鋼集團、寶鋼集團正在籌劃戰略重組事宜。這或許意味著兩大鋼鐵集團重組合并的傳聞正在落地。 
  與此同時,6月以來,國家發改委分多路赴河南、河北、安徽等地督查各地去產能成效。目前,各地化解鋼鐵、煤炭過剩產能工作已進入全面實施階段。 
  用國家發改委主任徐紹史的話來說,去產能“情況復雜、任務繁重,但又勢在必行、時間緊迫”。正因如此,去產能在現階段實際上必須有行政部門的參與和協調;與此同時,需要同步建設長期靠市場自身調節產能的機制和體系。短長并舉才是應對產能過剩問題的根本策略。 
  當前,去產能確實面臨著很大的阻力。比如來自企業、銀行與地方政府聯動的阻力;僵尸企業破產退出,來自兼并主體與被兼并者聯合反對的阻力;僵尸企業存在“僵而不死”的空間,上市公司難以退出的阻力;政府部分救助措施短期化傾向明顯,企業退出有心理阻力;不適應、不適合去產能的發展理念,形成思想上的阻力等。此外,還有巨額企業金融債務的棘手問題等。徐紹史還在2016天津夏季達沃斯論壇上表示,今年要去掉煤炭產能2.8億噸,涉及70萬員工安置;要去掉鋼管產能4500萬噸,涉及需要安置的職工是18萬人。 
  去產能一方面從技術上來說有許多難點,同時也特別需要決心。權威人士在《人民日報》訪談中指出:處置“僵尸企業”,該“斷奶”的就“斷奶”,該斷貸的就斷貸,堅決拔掉“輸液管”和“呼吸機”;堅定不移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要“保人不保企”,勇于處置“僵尸企業”。盡管強調要多兼并重組、少破產清算,但對那些確實無法救的企業,該關閉的就堅決關閉,該破產的要依法破產,不要動輒搞“債轉股”,不要搞“拉郎配”式重組,那樣成本太高,自欺欺人,早晚是個大包袱。 
  據測算,產能過剩行業在中國經濟中的體量占到10%~20%。這一輪消化過剩產能必將代價巨大,理應為來日總結經驗教訓。眼光放長一些可以發現,產能過剩是一個持續20年以上的老話題了,“久已有之、于今為烈”,它反復出現反復發生,本身就說明內在機理問題沒有解決。 
  回顧此前多年對產能的管理,效果不佳,之所以不奏效,因為不是市場在調控。民營企業并不傻,擴張產能花的不是自己的錢(大量資源來自于銀行和地方政府),收益端和風險端不對稱,造成擴張沖動。國有企業方面,預算軟約束助長了國企長期的擴張沖動,是過剩產能最大的來源。 
  由此亦可看出,產能過剩解決的根本,關鍵還在于政府與市場的關系界定清楚。 
  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要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。這無疑是中國經濟改革的總方向,只是目前政府的實際運行體系,尤其是考核體系,與這個目標方向不盡一致。這一改革理念的具體落地,一方面需要政府更加充分地簡政放權,另外可以考慮針對地方政府設置市場化配置資源的量化考核指標。隨著新體系的逐漸貫徹,市場化配置資源也就水到渠成了,對于長期困擾中國經濟的產能過剩問題,這應當是一個治本之策。 



文章鏈接地址:http://www.catsncats.com/article/show/132.html
') 免费三级片网站